一本正经瞎说!
被抓个正着的表情,形象生动。

[全员/科幻] 狗时辰 (0-1.1)

说明

  1. 标题为 Con Pute Heure 之意译,该词组在法语中与 “computeur” 即计算机的外来语说法谐音。

  2. 近未来架空,科技产业 au,细节都是扯淡,缺乏想象力。

  3. 单元剧形式。具体分节看章标。

  4. 大部分情况下无 cp。

  5. 有 cp 情况下,倾向叶受中心,单章出现其他 cp 会特别注明。

  6. 致敬科幻大师弗诺·文奇。

作者的话

这篇本来是个突发的肖叶肉梗,但是意外地沉迷于背景设定,开了全套的脑洞,所以肉没有了(等等)。

主要是为了写点近未来背景下,职业选手们从事科技行业的段子。

想到哪写到哪,不用深究!


Episode 0

公元2046年,人类正式拥有了三个层面的现实。

这一年,最后一个“穴居者”在科罗拉多某处沙漠的一辆旅行房车上自然死亡,被蓝雨公司的高速网络环境工程小队抢先发现——新闻在几百毫秒内生成、半分钟内同时抵达了互联网和离散网的每一个角落,轮回生命科技第一时间转发,为死者“未能体验我们的长寿产品而深表遗憾”。

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提供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服务的服务商正式接管了全体人类的悲喜、生活和死亡。

一个也不漏。

再也没有什么个体可言。全人类休戚相关。

所有人都成了最忠实的观众,欣然咽下一勺接着一勺喂到嘴边的信息。可植入设备镌刻在虹膜上,敏锐捕捉视线最轻微的转动;它们也悄悄藏进了耳软骨,蛰伏于味蕾后,甚至流动于全身血液,这样只要把其他设备穿戴在脉搏附近,就能靠心脏的搏动给它充电。

与此同时,每一个手势,每一丝肌肉的颤抖,都被虚空VR忠实地翻译给几千公里外的虚拟投影,一个人可以同时出现在马德里、东京、巴黎、里约的名胜古迹,和大批幽灵游客一起游览,或是和请求私人连接的朋友坐在咖啡馆里谈笑风生。

直播战争实境成了很多地区的新生意。配上最好的设备,任何人都能即刻领略到弹片“咝咝”掠过擦过脚边的那份刺激,第一时间参与慈善,向战争地区打赏虚拟币。

至于新现实里剩余的空白,那已经被全息游戏公司给一拥而上接管了。当下最风靡的“荣耀”拥有覆盖率最广的游戏世界,只要成为付费会员,你就可以在任何地方打开环境,换上角色皮肤,和突然出现在地下停车场的野生小怪痛快厮杀一番。

自然,对于大部分刚刚接触这眼花缭乱世界的普通人而言,个人隐私安全降到了最低限度。在这个付款就像呼吸一样简单的世界里,谁又能分出精力想一想隐私的事?只有消费,买买买,剁手,清空购物车那一瞬间的畅快。

你会忘记就在沙发边愉快打开探头、进行眼纹检测的智能家居助手——各地政府已经立法把它变成了房屋建筑标准的一部分——过去的十年来,大部分家庭的生活细节都落在嘉世科技旗下产品的眼皮底下,其中包括那些你不怎么愿意分享的。

你很容易就会忘记,草坪上向你欢快奔来的家用机器狗拥有一双怎样的眼睛。

在那温暖的褐色背后,摄像头传入的冰冷数据流过芯片,和几千万只同样型号的机器狗共享着思维、记忆,彼此间窃窃私语。没人知道它们的共生到了什么地步。

也许,它们真的在看着你呢?


Episode 1.1 Customer Service

“果然又被嚼出牙印了啊……”

肖时钦蹲下身,从狗嘴里拿过报纸。他的身影随后渐行渐远,消失在狗眼的一个像素中。

“要记得调整下颚的力度。”可以听见他自言自语。

这一幕本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成像消失的那一刹那,机器狗也不再记得它主人的任何信息。它像条真正的狗一样,雀跃奔去,大脑空白地迎接楼顶生态花园的人造微风。

随手改装一下默认的家居环境,只是肖时钦搬家的一个小习惯罢了。

技术对世界的统治当然不是铁板一块。每个时代都有这么一批人,可以视规则限制为无物,自由来去穿梭不留痕迹。他们在不同的时代和行业分别被称作游侠、黑客、浪游者、大神。系统掌握众人,他们玩弄系统。肖时钦就是其中之一。

准确地说,他曾经是。因为他早就“上岸”了。他属于大数据时代的“浪游者”一代,浸润在超维网中长大,对数据不能再熟悉。“上岸”是他们圈内的黑话,意即暴露身份,不再从事业余数据分析,而开始为真正的超维网行业工作。


机器狗叼来的“报纸”当然也不是纸,而是早就淘汰了的老式显示屏,一般家庭里仅供机器宠物玩耍。肖时钦把它翻出来,因为最近工作时间太长,他的眼镜滤光器坏了,备用品寄到还得一段时间。

他皱着眉划动屏幕,浏览新闻。

最近的圈内大事件无非是一系列公司业务转型,人员重组。

下意识搜索着想看见的名字,意料之中的一无所获。

消息在视野一角闪烁起来。肖时钦瞥了一眼,却是执行副总崔立发起的视频会议,用了最高级别的加密和紧急状态,便是一怔。

休息日,出了什么状况?

他一选择接通,眼前立刻出现了会议室的景象,一边调整场景的透明度,一边扫视身周。一个接一个浮现在虚空中的,是嘉世的核心技术团队成员们。

孙翔,王泽,搞维护的张家兴……只是没有苏沐橙。

肖时钦在嘉世也待了一段时间了,见到这一阵容,自然猜到了这次会议的主题,心底一凉。


说起来,嘉世已经成立了十年。作为一家需要与时俱进的科技公司,这个年纪往往象征着转型的开始。去年,嘉世内部进行了惊天动地的拆分和改组,却没能阻止市场份额的颓势,股价一路下挫。

种种关于嘉世的预言浮现,媒体和分析师皆摇头,不看好。

甚至有人断言,嘉世已经没落。

本来,肖时钦和嘉世的关系仅限于单方面的竞争——他和大学同学合伙创立了雷霆智能,主打为中小型团队提供办公场所整体解决方案,算是智能家居的一个分类,并没有到能和嘉世分庭抗礼的地步。

他们只求做好手头产品,调度好有限的资源,在行业内继续生存下去。

然而就在不久之前,嘉世的猎头私下向他发出了邀请。

与之而来的当然还有令人咋舌的薪水。其实没有这个级别的薪水,肖时钦也活动了心思。

嘉世提供的职位,是架构方面的技术总监。

这位置看似处于去年高调加入嘉世的业内最年轻CTO孙翔之下,肖时钦却明白,嘉世非常需要填补架构这一块新出现的空白。而他自己也渴求着从创业公司持续的挣扎、摸索中透一口气,到行内底蕴最深厚的公司去学习进步一番。

凌晨三点咖啡机下凌乱的纸杯,投资人的脸色,他已经见得够多了。

于是,经过和雷霆高层开诚布公的讨论,旧友们最终为他准备了送行宴,祝贺他迈入职业生涯的全新阶段。

至于嘉世这方面的欢迎,就更不用说了。肖时钦大学时代参与过一个赫赫有名的开源项目,又有浪游者的背景,在业内名气响亮。到嘉世的第一天,各种破冰、活动、慕名来参观的员工就把肖时钦淹没了,反应热烈得有点过度。

起初,肖时钦根本想不通嘉世高层对他的这股热情原因何在。后来,他才渐渐明白其中关节,不禁唏嘘。


崔立的身形一直在视野左侧,由于透明度降低,有些闪烁。

“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他声音急促到简略。

肖时钦“嗯”了一声,倚在屋顶花园围栏,眺望这座现代化高级公寓的更高处。

他此时站在一条混凝土和玻璃材质的天桥走廊上,周围盛开精心选育的热带花卉,和嘉世选用的会议场景相映成趣。午饭吃什么呢?他一边注意听着会议,随手调出搜索,查找附近的外卖点。

崔立的声音近在耳畔,情绪不是很高涨:“这时候突然召集大家是仓促了些。但是十区那里出了点状况。”

十区,不待肖时钦反应他的通讯界面就蹦出一串解说——那是超维网协议下开放的第十个虚拟区域。


现在,虽然理论上全球已经共享一个超级网络和架设其上的虚拟现实,不同地区因政治、经济、地理因素,所享资源实是迥异。

超维网联盟所设立的这些区域,实际上是一簇最尖端的分布在全球各地的服务器、分发网络、智能城市等硬件设施,把几个零散的地区连接起来,提供最流畅的体验,说是世界级别的 VR 头等舱也不为过。

因此,接入这十个区域,就等于获得了虚拟世界“一等公民”的资格。

像嘉世这种企业,自然很注重在虚拟现实里的投入。这片崭新的“土地”资源,虽然名义上属于每一个能联网的开拓者,实际上在开放之前就已经通过各种明暗交换做好了划分,拉起了“铁丝网”,放出了“猎犬”。

“怎么,那家伙又在兴风作浪?到什么程度了?”孙翔首先问道。他的形象中规中矩换成了工作用,一副年轻精英的派头,尽管肖时钦知道他私下里重氪了不少审美残缺的皮肤。

一时没人接话,大家都看着崔立——或者各自视野里崔立影像所在的位置。

“之前,”崔立说道,“我们一直没有确凿证据说明就是他。虽然那行事风格,那理念和技术都太熟悉了。直到这一次,以事情的严重程度来说,我觉得可以下定论。陈夜辉给公司董事会提交了一份完整报告。现在整个公司高层都在紧急状态,这也是我突然视频你们的原因。”

虽然两人半句不提他们在谈的是谁,在场所有人心中都了然。

一个多月了,他们这个核心小组持续不断召开有关此对象的会议。

在座的各位虚拟形象交换了一两个眼神,在彼此的经过美化的脸上看到了同一种想法——除了他……不会有人给他们找来更多麻烦了吧。

肖时钦深深头痛起来,切换了页面搜索安眠枕。

犹豫一下,却在搜索框里输入了两个字:

叶秋。


这个名字,他来到嘉世以后,就从未离开他的思绪。尽管高层总是避免提及背后细节,从员工的八卦里,也总是能获知一些情况的。

肖时钦当然不是第一次听说叶秋的名字。作为浪游者,此人是圈内顶尖大神,曾经捣入过公海上最绝密的几个数据中心;在外则是众所周知的嘉世最资深员工,最初的合伙人之一,贡献了如今嘉世的基本架构和核心代码库。

前年,嘉世低调宣布叶秋退休。

有关此的新闻不少,也没有成燎原之势。更多人是一片茫然。这是因为,业内根本没人知道叶秋实际上是谁,又长什么样。

就像现在,搜索引擎猛然吐出亿数图片,五花八门的都有,却没有一张能确定是叶秋本人。

这也太夸张了,肖时钦第一次听说叶秋事迹时想道,现在又不是以前那个网络上是人是狗都弄不清的时代了,摄像头都连上网,只要去 atm 取钱,全世界的黑客都能从城市反恐数据库里看到你的正脸。大部分浪游者,都只在竖子无名的时候逞逞英雄还能保持神秘,就连最著名的漏洞捕捉者、网络安全专家“剑圣”黄少天,一战成名后还不是在浪游者的大型人肉搜索下被扒光,最后只好从莫桑比克的甘蔗种植园里骂骂咧咧地爬出来,直播宣布洗手上岸。

然而,据说除了硬件工程部门的苏沐橙和嘉世创始人陶轩之外,就连嘉世的员工也从未见过叶秋真容,因为这位大神一直都是远程办公。叶秋留给嘉世上下的印象,从来都只是一个个惊人决策、精准判断、以及每天都要打交道令无数同行艳羡的核心代码和内部系统。

当然,这并不是说叶秋不参加团队交流。

视频连线嘛,搞个假形象、假声音还不容易?所以,一些老员工多少还是接触过叶秋的真实一面。但要他们描述的时候,大多露出痛苦的表情——据说,叶秋选用的形象,在审美方面严重干扰了大家对他人格的把握。

……如果不是陶轩言之凿凿,叶秋是男是女恐怕都没人说得上来。(“不,是直男,肯定是直男!”——来自某员工)

叶秋离职后,也和大家所预想的那样虎入深林,彻底波澜不惊地消失了。

直到肖时钦跳槽前不久,才有人在超维网十区发现疑似叶秋出没的痕迹。

说是“疑似”,叶秋在岸上时身份尚且不能确定,那在超维网的“深水区”又有谁能辨明到底是不是他呢?所以从头到尾,从上到下,嘉世的人们都只是在锲而不舍地捕风捉影而已。

他是月球的影,热带的风,数据海上偶尔流过的一丝波光。


崔立语速很快地介绍了一些背景情况。这些肖时钦已经知悉,在场的几位也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他猜想,有几双背后的眼睛在密切关注这次会议。

在公司内稍涉核心的人都明白,嘉世之所以如此看重第十区开拓,自是要扩展自身业务类型,不能死守智能家居这块已经显得有些过时的领域。两种现实技术正疯狂发展的当下,一方面嘉世打算结合家居系统和虚拟实境,另一方面,却是打起了虚拟产权的主意。

VR 技术发展到这一步,已是即将触碰到人类的伦理底线。

如果虚拟世界更美好,你愿意从梦里醒来吗?

永远不醒的基础是蓝雨公司的超维网硬件和轮回生命的维持设备,代价是昂贵到可怕的资源。但是,这个代价正在以遵循摩尔定律的趋势飞速下降。

等到生活在虚拟现实中的代价低于真实存活的那一天,在某些极端情况下,政府可能会考虑把一部分人口永远送入虚拟现实。到那时候,政治空间向虚拟世界扩展,比的就是各家的深谋远虑了。VR 技术基础巨大突破的风口把原来只是中型企业的虚空VR吹上了天,股价正在狂飙,这就是时代的力量。嘉世一度在叶秋的帮助下乘上过属于智能家居的那一个风口。他们还得积极寻觅下一个,否则,转型会变得艰难起来。

肖时钦知道,嘉世疏通了不少关系,拿出各种承诺,终于有所突破,间接控制了第十区的一部分资源。

现在,嘉世最新的“X”系列产品,配合第十区的接入口打造,相当于在危险诱人的丰饶丛林里斥巨资搭了个缆车,付钱就能尽享风光。

计划中,这条产品线将面向各国政要首脑、社会名流,为他们打造私密环境。

嘉世的未来计划堪称雄心勃勃,甚至打算和联合国及其他国际组织接洽,引导十区成为第一个虚拟实境的全球政务中心。面对高新科技,当权者永远是反应最快也最犹豫的那一类人。对他们来说,安全是首要因素。嘉世必须彻底让他们放心,毕竟,网络安保不比现实世界,不是有黑衣保镖就能给人安全感。

做了那么多年智能家居,在安全方面,嘉世有着近乎完美的声誉,本来是不该有任何担忧的。因此,经过反复测试后,嘉世开始在有限的范围内展示这套新系统,当然主打的就是安全性,以及第十区的噱头。

如果他们没有再碰见……


“……叶秋!”崔立说到愤恨处,陡然拔高声音,震得肖时钦回过神来,方才意识到自己又沉浸在了对嘉世战略的分析中。

“绝对是他,他知道我们所有的技术细节!这个人,这个人……”

孙翔发出一声嗤笑,影像抱起了手臂。“那当然,整个核心都是他设计的。他给自己偷偷留好了潜藏的后门也说不定。要是我亲自监督,这种场合会用有叶秋参与的接口?而且,那家伙写的东西,技术早落后好几年了吧!”

“而且事情刚好发生在驻韩大使参观完我们的虚拟大楼出来,就在门前……”崔立看上去马上就要晕倒,好容易才恢复了平静。“现在放马后炮也没用了,彻底搞砸。”

大使……

肖时钦眼皮狂跳,及时调出视频回放,从崔立唾沫横飞的影像中了解到这次很有可能是叶秋带来的奇耻大辱,是怎样一个情况。发现竟然和自己猜测的八九不离十时,不禁苦笑。


简单来说,嘉世在自己的地盘上被黑。

——第十区的分区,运用了最新加密算法、斥巨资规划建造,理论上是嘉世最安全的虚拟领域之一。

倒不是什么有目标的设计。从头到尾,攻击者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明明白白告诉嘉世:只要我愿意,就可以随便走进你们的大门,不惊动任何安全措施。

简单的一次亮相,就让大使方面的人员吓得全体下线。

事后嘉世进入紧急公关状态,以应付对方的严正指责。超维网委员会知情后第一时间派遣安全支援介入,试图找到入侵者的蛛丝马迹。

而此时此刻,距离事件发生还不到2小时,肖时钦一行技术高管当然必须在知情者之列,以便立即采取行动。


“放心,”只听孙翔在那边斗志昂扬道,“我一定亲自把他揪出来!没记错的话,这个叶秋可是从平板电脑时代走过来的,我倒要看看,他还能适应几年技术的淘换?”

肖时钦注意到另外几个人的虚拟影像没有动弹,估计都趁着孙翔豪言壮语之时去倒水、回邮件、点外卖了。

大家都知道,孙翔对公司里这位都市传说一样的前辈怀有深深的执念,似乎非要跟对方决一番高下不可——无论是决策上,还是个人技术上。据说,去年他还活跃在追踪叶秋身份的第一线,可惜一无所获。

孙翔还在给崔立画饼,肖时钦已经默默地猜到了自己的加班内容,转过身,打算离开花木葱茏、令人联想到地中海岸的天台,去冰箱里拿瓶 soylent 果腹了。他已经准备好,随时就能同时接通下辖所有项目小组的视频会议。

果然。

“肖工,”崔立向孙翔飞快交代了几件事后,就转向他,“麻烦你立刻组织一下对现有架构的漏洞排查,时间紧急,计划得提前了。到时候所有产品得来一次大更新。未来一段时间内,你们可能要把此事列入重点工作计划,董事会会亲自过问。”

“整个……架构?”

崔立忙到只能对他发一个肯定的表情符号。他一定在接听打出各种电话,虚拟影像不时陷入呆滞。

肖时钦只好点了点头,并开始了所有视频会议。

他知道轻重缓急,追问“到底怎么确定的是叶秋”已经失去意义,便把疑问吞了下去。在他眼前,一个个闪烁的点代表在家里休息,结果被惊扰的员工,一如十分钟前的自己。

这样的大阵仗,在素来以优待员工、工作悠闲为特色的老牌企业嘉世真是很久没见过了。

如果嫌疑人不是叶秋呢?他忍不住生出这样的念头。

如此,他想,嘉世会反省改进,但是像这样短短几小时内作出的大型调动,以及排查并推翻整个既有核心的决定,就不会出现了吧。

和崔立等人不一样,肖时钦既没有和叶秋共事过,也没有意气之争,自然也无从猜度他们对入侵事件产生这么大反应的原因何在。

虽然对方的能力让他震动,毕竟也没搞什么破坏,从技术角度来讲反而还要感激对方指出了隐患所在,好让公司免于更大损失。一切唯利益是论的当下,这几乎是一种上古——黑客时代——的俠风了。至于对方是不是叶秋,很重要吗?

然而,不用问他都明白,公司的管理层、甚至是有点资历的嘉世员工,都不会同意他的看法。

来嘉世这一个多月来,这个念头越来越多地扰动他的内心。但没有一次如此迫切需要解答——

叶秋,真有那么可怕?

他在嘉世最后的那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嘉世不惮以最坏的心态揣测他,又如此信任他,以至于根本不考虑有其他人破除了他们安全屏障的可能性?


肖时钦是一个很容易就沉浸在超维网现实中的人。大学导师曾当面感叹,他仿佛就是为这个新世界而生的。

他颇为游刃有余地在十来个项目组的视频会议间切换着,布置各种任务,注意力完全放在超维网空间,一边用多余的脑内存思考着叶秋离职原因这样深奥的问题。他急匆匆地返身就走,只想着快点回到室内,获得更多设备和带宽——

结果就是,他丧失了在真实宇宙中移动的能力。

“哎哟!”

“对不起对不起!”肖时钦暗叫倒霉,连忙抽身回到现实,扶正撞歪的眼镜不住道歉,手忙脚乱地试图把自己撞到的人从地上扶起来。

不知怎么的,这个简单的操作比他预计的更耗时费劲。

“我说小肖,”那人的心情显然比他还无奈,“扶我起来之前,你能先从我腿上下去吗?”



评论(7)
热度(27)

© 北风菌骑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