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正经瞎说!
被抓个正着的表情,形象生动。

如影随形01

头一回写周叶,请将就看。

设定是普通现实【并不那么普通

1/30修订了几处

-----------------------------------------------------------------------------

叶修要去S市。他事先联系了东道主周泽楷:来玩一趟,住你们那里。

周泽楷破天荒地回复别人短信:哪个车站?来接你。叶修:都来多少次了,不用你们费事。周泽楷本来想坚持一下,但囿于人际交往经验不多,想不到合适的借口,还是打了个“好”字,发了回去。

谁能想到,这一抉择,铸成大错。

周四晚上八点,周泽楷坐在宿舍里看电视,神情很平静,队友和往常一样看不出他的端倪。他心中一片光明达观,即使三个小时前叶修就该到S市了,而他在两个半小时之前发的一条短信(“吃过了吗?”)至今还没有得到回应。好在在周泽楷看来,这事好像也没什么不妥。

于是他接着等,换了几个台,没注意到门缝里漫进的一条细长阴影。这阴影鬼鬼祟祟顺地板滑到他背后的墙上,随即将自己搓圆捏扁,经过一系列拓扑变化,变成了一个人形。这个人忧郁地注视着周泽楷面对电视时的虔诚背影,侧过脸吸了一口将燃尽的烟,烟雾顺着墙飘进了天花板。

“他妈的。”

周泽楷听见背后一声亲切的叹息,以为是孙翔相亲再度失败铩羽而归,便转过头去,正和嵌在墙中的形象四目相望。他觉得自己看见了叶修的脸,不过是扁平的、光滑的、连续的、可导的,如一张人物海报般附在墙上——还穿着红白相间的兴欣队服外套。

“你好啊,小周,”这位前辈友好地打招呼,声音通过墙壁从四面八方传过来,“旅途有点意外的坎坷。还好最后找到了。”

对于这个现象,饶是周泽楷也觉得有些迷惘。

“前辈……”他忍不住问,“你怎么了?”

叶修的形象从墙上熟练地滑溜下来,从沙发下钻过,然后顺着一个扶手爬到了沙发上,在沙发正面摊平,摆出和周泽楷促膝谈心的模样,好像就等着这句话了。他行动如水,蜿蜒如蛇,房间中晦暗的灯光映出了他的欲说还休。

叶修那天说了很多。他首先承认,自己不该选择在工作日来S市。就算来了,也不该在晚高峰的时候挤地铁,公然蔑视大都会的权威。事情是这样的:晚上五点,他出了火车站,呼吸到S市臃肿温暖的空气。在洁白明亮的地铁站台上,他又和蛇皮袋混作一堆。一条地铁共有六节长,有三十道门;当时每道门前排了两行队伍,每行含有十至十五人。这些人,全都是浑身戾气,耳朵里插着各式电线,胳膊上挂各式手袋,手指统一摩擦着发光屏幕。地铁车头放射出两道雪亮的光束!车来了!车厢内满载着紧贴玻璃的人类,有的怨愤有的麻木,呼啸着擦肩而过。叶修习惯性摸出一根烟点燃,前面的女士回过头来瞪了他一眼,他正要掐灭(后来的事情证明,还好没掐),突然身不由己向前踉跄,被一股大力托送起来,两脚离地,被人群冲进了洞开的车门。站台保安大声吹哨!两位推手冲上去奋力按压!叶修背后的人越来越多,将他挤在一位一米九大汉的胸前。他奋力回头看去,却见车门已是穷弩之末,而一名气度雍容的胖子玩着手机走来,随即一个回旋登上了地铁,舒展四肢,如耶稣般紧贴在人群的最外围。

门轻叹着关上。胖子的加入带来一声短促的呻吟。

叶修回过神来时,他失去了一个维度,深陷在大汉的背心里,手指间还夹着一段平面的香烟。

叶修说完这些,把手滑到周泽楷身后的靠背上。

“还有,路实在是远了点。”

周泽楷往自己左肩瞟去,发现前辈对自己邪魅一笑,顿时不敢多看。叶修的形象极其真实,一根根眉毛都近在眼前,发型维持在被挤乱的那一刻。

毕竟,坐在一个有如此逼真荣耀界头号大神等身图案的沙发罩上,这种事是很少见的。

“那怎么办。”他深呼吸,问。

叶修在沙发上流动着,流露出惫懒的神色:“不知道啊,从来没遇到过。怎么办呢?真发愁。”

他说,发现自己变成二维的之后,他意识到自己可以在任意表面上自由滑动、连续变形。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他时而占据一个人的头发,时而变形成又长又细的一条溜上马路。

叶修溜下沙发,取道电视墙进入天花板:“怎么,小周,对于这个你也没什么要说的吗?我可是因为来S市找你,才被挤成一张相片的呀。”

“……”

周泽楷站了起来:“明天我帮你想办法。”

“说得对,今天我很累了,我就睡在你这边吧。哎,幸好是你,万一遇到孙翔他得把我嘲笑死。”叶修感慨着,哧溜一下滑了下来。周泽楷追上去,眼睁睁看着他快速游进了自己房间,一路钻进被窝,在床上舒展。一个平面的烟头被抛进了墙角,末端还有一点火星。

他掀开被子,见到一张等身叶修床单,还是坏笑的表情。

周泽楷去换了一张床单,把叶修揭下来,供在沙发上。


评论(27)
热度(155)

© 北风菌骑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