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正经瞎说!
被抓个正着的表情,形象生动。

如影随形02

手机码字,很惨!估计有bug

-----------------------------------------

“队长,你昨天好像说叶修前辈要来?”

这是早餐时分的轮回食堂,江波涛拿着两个包子,提醒周泽楷。

“不……来了。”周泽楷咽下馒头。

“唉,大神的心意六月天啊!”轮回众人竖着耳朵听了,纷纷感叹。

周泽楷则心不在焉,想起这天清晨他睁开眼时,在清明的天光中看见叶修在天花板一角坐着(准确地说,是贴着),魔性地向自己眨眨眼:“小周早啊。”面对这样的变故,冷静如他,也不禁猛地坐了起来。叶修……总是那么出人意料!

“我没那么吓人吧?”叶修从书柜顶上探出头,疑惑地问。

“……一时不习惯。”周泽楷平复心情,掀开被子下了地。

“不习惯也是正常的,”叶修理解地点头,“昨天跟你解释了事情的经过……我想你大概不会介意收留我几天吧?这次可能要给你添麻烦了。”

经过深夜密谈(主要是单方面游说),两人一致认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以叶修现在的形象当然最好是不要出门。周泽楷麻木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现在当仁不让成为帮助叶修恢复人形的不二人选,谁叫他是头号见证者呢?

此刻,前后两位联盟第一人正以一个立体、一个平面的形式,聚首于S市轮回俱乐部的这间小房间。

周泽楷走到叶修面前,好奇地摸了摸对方的影像,叶修就像是被投影在墙上,又像一层超薄涂料,在平面上自如流动,难以捕捉。“不麻烦。”他摇头。叶修这样子可能比一般人还灵活些,至于后面的事情,只能一步步走着瞧了。

叶修看他表现得相当稳重,心里也很满意,便躲开一点,道:“喂,我昨晚辗转反侧,思来想去,想出了几条对策。”

周泽楷郑重道:“你说。”

“唉,现在呢,回H市是没可能了,”叶修叹道,“我这副怪模样估计要让老板娘高血压发作,所以必须先变回去。我刚想开电脑搜索一下有没有相关案例,结果连开机键都按不下去,这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周泽楷再次摇头。

有一句话他没说出来,今后可能也不会再说:前一天晚上,他差点以为叶修死了,变成鬼来看他。

那个瞬间,如午夜听到雷声,脑中闪回许多场景,理智几乎离他而去。后来确认叶修思路清晰、形象鲜明、应该还算活着之后,他实是松了一口气。至于平面就平面吧,那都是小事了。就算是滑稽地活着,那也是活着呀!

潜意识中,周泽楷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欣慰。

他和叶修没有那么熟悉,他知道,但他曾是他们所有人的神。昨夜那炸雷般的念头,他动也不曾动过。


早上一如既往安排了训练。周泽楷站起来走向门口时,正和孙翔擦肩而过。孙翔急急往反方向走,是去拿账号卡——他昨晚把卡忘在房间了,也就是在周泽楷那间的一墙之隔,两人住在一个套房。

所以当他“砰”地推开门时,觉得自己眼花了一下,似乎余光瞥见有什么东西钻进了周泽楷房间的门缝?

蟑螂?老鼠?

孙翔脸色白了一下:竟然有老鼠!要是跑到自己那间可不得了。

匆匆去隔壁拿了卡,他把头凑到周泽楷门前往缝里看了一眼。门没关严,房间里也没动静。孙翔略感失望,正要抽身时,却注意到周泽楷衣柜背后似乎露出一个人形图案。

海报?墙纸?喷涂?孙翔再次脑洞大开,轮回王牌会在房间墙上贴什么人的照片?

他往衣柜和墙中间看去……

他看到了……

孙翔表情扭曲地抽回了脑袋,被自己的发现深深震撼,同时感到有种吃屎般难言的复杂滋味在心中蔓延。一路奔走到训练室,他产生了很多想法,但没有一样是说得出口的。


晚上。

“急急急急急!!!叶修呢???两天没上线了???怎么回事???”

周泽楷打开QQ群,就见黄少天刷屏,紧接着是苏沐橙的回复:“他去S市了,大概在路上呢。”

“搞笑吗?你们不是在H市吗?去S市用得着一整天?火车堵车了???”

“也是哦……”

“大概是坐丢了吧,没关系,他会自己回家的。”方锐体贴道。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这是魏琛。

“怎么了黄少,两天没人挤兑你就空虚寂寞忍不住啦。”

兴欣真是个温暖的大家庭啊,叶修越过周泽楷肩头看着屏幕,感动地想。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 叶修去了你们那儿吗???解释一下???看到他没???”黄少天不理会调侃,极具义气地继续盘问。

“?”周泽楷终于冒了出来。

周泽楷转头看了叶修一眼,后者正浮现在电脑椅的靠背表面,脖子抻得老长,肩以下的部分盘踞在椅腿上,变形得十分猎奇,见周泽楷询问的眼神,便说:“你就说没见过我吧,过会儿我把QQ密码给你,你开小号模仿我。”

周泽楷听了,露出为难的神色。


一枪穿云:没见过

无浪:的确没联系上前辈啊,今天早上我们还在说呢。

夜雨声烦:??????怎么搞的,人丢了???你们轮回是不是故意的赶紧交代

过了很久。

君莫笑:找我干嘛?

夜雨声烦:出现了出现了出现了!!!怎么回事你老实交代现在在哪

沐雨橙风:你怎么啦?怎么不开手机

无浪:前辈不来看我们了吗

君莫笑:坐地铁被偷了,现在在网吧

君莫笑:轮回先不去了,任性

君莫笑:跟你们队长问个好

沐雨橙风:这么倒霉,我小窗把号码给你了,给果果打个电话

君莫笑:不用了,跟她说我钱被偷,卖身在这个网吧了

职业群里闹成一片,只有苏沐橙小窗过来追问细节,然后是兴欣众人的小窗。叶修一一流畅口述捏造事实,周泽楷沉默打字,感觉长了不少见识。突然传来敲门声:“队长?”

君莫笑掉线。周泽楷转过身,叶修嗖地钻下地窜上床,隐匿在层叠褶皱中。

“请进。”

孙翔开了门,扶着门框一本正经道:“队长,今天我在你房间里好像看到了老鼠。”

“哦,”周泽楷点头。孙翔顿了一下,找不到别的话说,状似无意瞥了一眼衣柜和墙之间的缝隙,顿时吓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没没没没了???!!!


叶修仰卧在周泽楷床上挤成一堆,无聊地去够衣袋。周围是床的主人特有的气味,提醒他身在异乡——而且是异维度。变成二维的感受就和被挤在两扇玻璃门中间差不多,不能转身,只能横行,当然衣袋也是摸不进去的。

孙翔惊疑不定地走后,他倒挂在墙上抖了两下,一个纸片状的智能手机从兜里滑了出来,连带一串钥匙。

叶修:“!”

周泽楷:“?!”

捞来手机,屏幕正好是朝外的,叶修大喜,召唤道:“小周帮我输一下号码。”周泽楷按上面的数字,竟然有反应。他心头浮现出一种进入虚拟现实的不真实感。

按下通话键,听筒那头传来“嘟……”的声音。

两人:“……”

真不愧是诺基亚啊!这都行!

周泽楷打开了荣耀,拿出一张练习卡,叶修则在墙上给陈果打去一个电话。周泽楷沉默着拔掉耳机,将音量调大,同时听叶修笑着扯淡:“过几天就回来,好好一定一定,是是是。哎没有,没丢钱,不用打了……”挂了电话,电量还剩一半,他把手机扔回口袋,收回笑容。

在队友面前他是最达观向上的一个人。

叶修滑下来,围观周泽楷操作一个神枪手的号,两人随便聊了几句技术话题,气氛渐渐轻松起来——前面说过,这毕竟是联盟前后第一人的聚首,虽然形式非常猎奇,但至少,他们仿佛在短短的时间内成为了非常默契的朋友。

所以说一旦打破次元壁,就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吗?

叶修感慨地想到:周泽楷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一个好选手,好后辈,在这点上他是不会错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看到叶修落难第一时间能不发动嘲讽技能的联盟选手,真的不是很多。尤其是在看到他最扁平的样子的时候,周泽楷还能冷静地施以援手,这就是轮回王牌的气度,属于一个真正王者的姿态。脸帅,技术好,心肠还热,实在是没得挑了。假如自己再也变不回去,是一定要赖在这里,坚持游说周泽楷转会兴欣的。


评论(17)
热度(105)

© 北风菌骑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