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正经瞎说!
被抓个正着的表情,形象生动。

如影随形03

啊!最近压力好大,随便写写,感觉流水账了。

主要还是日常生活,没法写他们打荣耀,因为叶修玩不了电脑啦(走开

还有,描写小周对我来说太困难了,话唠需要自救。

想到一个新标题,脑洞停不下来:《我是阿扁啦》

------------------------------------------------------------------------

周六的凌晨,众生酣眠。周泽楷突然睁开眼睛,向黑暗中发问:前辈,你饿了?

叶修本该站在一个角落里补觉,此刻他显然也醒了,却一言不发,因为胃部发出的轰鸣已经说明了很多。

周泽楷翻身下床,低头找拖鞋。

”别别别别别,我知道我太吵了,“叶修尴尬道,这点下限他还是有的,”你继续睡,我去外边。“说着就要溜走。

周泽楷连忙站起来说:别走。

他在房间内翻箱倒柜,居然在不知什么地方找出了一包火腿肠。叶修出现在他身边,苦笑道:”吃不到,找也是白找。“周泽楷看看火腿肠,又注视着叶修,吐出两个字:”试试。“

”没用,“叶修严肃摇头,”你以为我这么没下限的人,会没试过潜入烧烤摊和拉面馆吗?“

面对这尊大神,周泽楷无言半晌,转身去洗漱了。五分钟后,叶修贴在浴室门对面的墙上说:”说不定解铃还须系铃人,不如我再去坐次地铁,你带上吃的,一起压扁了给我对付一阵子。“

周泽楷正在擦干头发,略加思索,立刻扔下毛巾,把火腿肠塞进一个背包,又去找交通卡。叶修没料到他行动力如此惊人,立刻食言:”不不,我什么也没说,开玩笑的。你别去试。再说今天是周末,人流量也不够,对不对?“

周泽楷置若罔闻,翻出了一些牛肉干,顺手揣进怀里,拉好外套,同时拎过背包。转过身看着叶修的形象,他犹豫了一下。

”上来。“他低声说。


凌晨的房间内上演了一场小小的格斗,主题为擒拿。参战双方的共同弱点在于,他们无论做什么都无法妨碍对方的行动。30秒后,叶修在不远不近的一面墙上停了下来:”你……你冷静点,就算你找到足够挤的站,万一你也被挤扁,怎么办?我们一起回来向组织承认错误?“周泽楷没回答,微喘着气,望向叶修。突然他扑上去,在叶修想好往哪个方向逃之前,一弯腰,两手直袭人形的腋下,将其牢牢锁死!在那一刹那,叶修向下一滑,却顺周泽楷的手指流到了对方身上,一下子覆盖了他整个后背——周泽楷低头看着地面,身体毫无感觉,心里却是猛地颤动,仿佛背上了千斤重担。

他慢慢直起身来,整理衣服,尽管衣衫并不凌乱。

叶修没发声音,好像丧失了方向感,过一会儿才闷声闷气地在他后腰上说:”算你赢了。“

周泽楷感觉自己的皮肤随声振动得酥麻,不由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好像拾起了过去许多回忆。他知道叶修看不见自己的表情,就对着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就是试试。“他保证道。

叶修调整自己两条腿的位置,郁闷地嘀咕:”身材不错。“


两人便这么合体(?)大摇大摆地出了门,周泽楷背着许多零食直奔S市最拥挤地铁站某某广场站。在S市,他永远不用担心地铁不够挤。

叶修突然从他前面的领口探出头来,低声道:”喂,机灵点儿,火腿横着摆。“

周泽楷极其郑重地点了点头,因为事关民生大计。他只是随便穿穿就出了门,为了遮掩叶修还尝试了比较猎奇的搭配,但由于天生一张好脸,加上那忧郁冷静的气质,回头率仍然居高不下,以至于叶修没什么机会伸头东张西望。过不了多久,叶修把一只眼睛从袖口里伸了出来,四下望了一圈。

又过了一会儿,一张又细又长的嘴伸出领口,一路爬到耳朵里。叶修耳语道:”谢了。“周泽楷正查着换乘线路,一个激灵,摸了摸脖子,感觉耳朵尖烧了起来。

他有点魂不守舍。这次的变故陡生之前,他的确期盼叶修来S市,虽然不知道前辈来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同他交谈,多说几句在别的场合不会说的话。现在的进展太快,两人的关系太复杂扭曲,他有点接受不来。

好在外表能维持平静,情绪能保证稳定,这就够了。

而叶修的内心更是时常翻滚着滔天巨浪,五味杂陈。具体便不详述。他贴在这不属于自己的身体上,深深感动之余,觉得周泽楷仗义得有点过头。幸好,他是永远不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孙翔对江波涛沉默许久,转动面前的咖啡杯,然后说:”我看见队长房间里……“

江波涛:”藏了火腿肠?我知道,他有这爱好啦。“

”不是!“孙翔十分艰难地说,”是张真人海报。“

江波涛诧异:”谁的啊?队长一般没那爱好啊。难不成是他自己的?“

孙翔:”哎,不是不是。是……叶修的。“

江波涛:”哦,那也没啥好奇怪的啊,叶修粉丝很多的。我看是叶修前辈这次来S市自己送的吧?是他的风格啊!哈哈。“

孙翔:”有道理,我看见……那海报被夹在衣橱和墙中间了。“

江波涛笑:”怎么就正好被你看见了。“

孙翔:”呃,我去打老鼠。“


周泽楷在地铁站川流不息的人潮中穿行着,专往人多的地方凑。他怀抱几根开了口的火腿肠,把背包扔进安检口,那检查的工作人员看着屏幕嘴角微微抽搐。

不久后,他出现在站台上。作为一个宅男,周泽楷出门的经验不多,一阵乱推乱挤之下,他感到怀里的触觉有所变化,一下子心悬了起来,赶紧往外挤到空旷处,往外套里看去:

”!“

一根火腿肠凭空消失,成功!

周泽楷头上亮起一个小灯泡,然后发现剩余的只是普通地被压扁了,香味四溢……

十分钟后。

叶修催促:”这个可以了,换一样。“

周泽楷面无表情道:”我要回去洗衣服。“

叶修笑了:”大恩不言谢,我欠你的也不止这点,以后一定报答你。“

周泽楷低下头:”怎么报答?“

”你来H市,我给你玩一把散人怎么样。“

周泽楷解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包干脆面。叶修过了一会儿,又补充道:”没关系,你爱玩几把就玩几把吧。“

沉默几秒钟:

”等我拿了这个冠军,随便你玩。“

周泽楷还是没说话,隔着衣服摸摸干脆面,他想象着叶修在身体上游来游去吞食二维零食,有种养了条金鱼的错觉,忍不住意荡神驰。


回去的路上,周泽楷抱着自己的外套,卷成一团。路过一个服装店后院时,叶修的一只眼睛又游了出来,凝视院子里几个缺胳膊断腿的塑料模特。他的嘴在50cm之外慢悠悠道:

”哎,你看那个。“

周泽楷停步,看看模特,懂了。

”为什么?“他只是问。

叶修笑道:”你可以把我送回去。谢谢你关照,这几天多亏你保密。如果明天一早我没变回去,你捡个模特,再借把轮椅,一件破外套,我贴在模特脸上,大概可以上火车了,你再联系老板娘接我回H市……“

周泽楷断然拒绝:”nope. “

”哎,怎么搞的,我跟你讲道理呢。“

周泽楷深吸气:”别这么悲观。“

叶修无奈道:”我怎么悲观了,被挤成相片还能说会道成这样,你乐观一个试试。还有一个冠军没拿,不会放弃治疗的,就是想回去了。“

周泽楷思考了一下:”以后你怎么办?“

叶修说,实在不行,去自首,下半辈子被人研究吧。对于这个说法,周泽楷没有同意,他沉默了片刻,破天荒说了一句长句子。他说:其实上班族被挤得降维,在S市很常见的,这是因为他们压力太大了。专家已经有定论了,用不着研究的。

评论(16)
热度(97)

© 北风菌骑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