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正经瞎说!
被抓个正着的表情,形象生动。

一个特立独行的神枪手

来自王小波《黄金时代》的脑洞,为表对原著的尊敬,绝不往下写。可是不把脑洞写出来呢,又憋得慌。

性质:改编孔乙己一类的恶搞文,荣耀和桥段归于原作。


周泽楷在云南插队的时候不爱说话,以至于和他同大队的人一度以为他是哑巴。直到后来他为自己分辩:队长的狗不是我打死的。他身材较高,皮肤白,长相英俊,但是缺乏表情,突然冒出这句话时,把队长吓了一跳。当时是在大队的队委办公室里,潮热的风从门口吹进来,队长拧着眉毛,一切事物仿佛定格。

要否认那条狗是周泽楷打死的,这件事极其困难,因为:1、周泽楷是神枪手,最不济也是神弹弓手,擅长在蹲坑时打苍蝇(我们队的小李亲眼所见),虽然与打狗有差别,性质相近;2、那狗实际上为同队的黄少天所打死,而以周泽楷的口才,检举黄少天乃是不可能的。

经过这件事后,周泽楷失去了哑巴身份,这对他的生活极不利。此外,他被派去喂猪。喂猪这件事很需要体力,而他不能再装哑巴,必须和训他话的人有问有答。其实他并不是故意装哑,可能是天性使然,人们往往看见他一声不响扎在河边草地、或发霉的墙角里,美如一尊雕塑,淡淡散出光辉,唯有微风鼓动衣襟,令人很难忘怀。这样的美,耀眼夺目,无论是知青还是乡亲,看到他都不好意思地转过眼睛。

因为长得太高,而且刺眼,喂猪若干星期以后,周泽楷不可避免地用力过度,得了腰疼病。访问队里阴阳怪气的队医,对方净给他贴些不痛不痒的膏药,后来一打听,发现队医爱慕的女青年正暗恋自己,难怪不肯治。那是一个晴天,周泽楷出发去隔壁大队的医务室讨要一针封闭,要爬上一座高高的山丘。他仰望白云,见丘顶上那简陋房子的背后升起袅袅的轻烟,忍着腰疼,他三步并作两步爬到门前,穿过门洞望见一个青年医生在后院抽一根水烟管,吧嗒吧嗒,不知从哪里搞来的。看他来了,医生也没有手忙脚乱,只是坐着朝他笑笑。不知为何,周泽楷觉得此人的气质如同疯癫,要么是得了某种绝症,和他见过的世界大为不同。

评论(3)
热度(13)

© 北风菌骑士 | Powered by LOFTER